中国草坪科技网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产品展示 | 技术交流 | 研究项目 | 常见问题
绿途资材
->> 南京农业大学草坪研究中心 ->> 技术交流 ->> 常规养护

高尔夫草坪科学养护技术
编辑:   出处:互联网   时间:2011-8-24 13:41:00

    高尔夫球场据研究是12世纪在苏格兰东海岸附近诞生的。东海岸附近当时生长着大量的野生牧草,其中主要为野生细羊茅和匍匐翦股颍。这些野生牧草通过放牧、刈割和击球及各种自然环境包括海风吹蚀、雨淋、日晒的影响,逐渐发展成一种半驯化的草种,后来通过人们有意识的培育由半驯化状态、驯化状态进而成为一种草业商品被人们接受使用,直至今日已风行于世界各地相似地区。从本质上看,高尔夫草坪属于休闲竞技草坪。它与景观草坪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具有本质的差别。首先它必须符合高尔夫竞技的要求,因此,高尔夫草坪典型的特征就是纤细、低矮、致密,才能保证高尔夫竞技功能的顺利执行。高尔夫草坪全部为优质禾草类,目前理论和实践均证明:只有极少数禾草类才能承当高尔夫球场竞技草坪的功能。这些草仅限于狗牙根属、雀稗属、羊茅属、早熟禾属、翦股颖属、黑麦草属,各属所用种类极少。

    就全世界高尔夫草坪利用历史看,高尔夫草坪的发生和发展应该包括3个阶段:Link、石楠丛及现代阶段。

    全世界最早的球场是在苏格兰海边Link地上发现的。这个时间大约是在12世纪前。对Link术语最广泛的研究结果认为:是指海边沙滩地。所以说,苏格兰Link对球场高尔夫草坪的产生和发展具有重要的作用。天然Link高尔夫球场首先发轫于苏格兰Eden、Tay和Forth东海岸河口平原附近。典型的Link球场是在风吹水蚀的自然条件下形成的。

    早期的Links球场并不进行专门保养,一切靠自然生长。鸟、兽粪和雨水能提供保持植被健康生长的养料;自然沙基能提供优良的排水系统;绵羊和野生动物的啃食代替植被的修剪。而且,如果植被生长茂盛的话,球员的处理就是放弃击球。Links废弃地和沙坑从不耙平,一切靠自然维持。在数世纪前,高尔夫比赛在英格兰和世界其它国家扩展,起到这一推广作用的首先是苏格兰人,后来是英格兰人。高尔夫球首先由苏格兰向英格兰扩展。由于建立在致密的粘土壤上,没有注意土壤、排水等情况,先后建立起来的几十座英格兰高尔夫球场质量表现非常糟糕。这一现状使人们相信只有在Links上才能建立高尔夫球场的结论。但是,也有少数人不相信这种结论,并继续探索适宜内陆型球场发展的地形。他们的研究是富有成效的。他们进行了艰苦的研究,包括土壤、尤其是草种。首先注意寻找与Links相似的环境,即石楠丛特征。经过较长时间的工作,于20世纪初在英国伦敦西南部寻找到了不少于100km长度的球场适宜地,这里生长繁茂的石南丛灌木。

    经过研究,具有石楠丛特征的荒芜地可以建成与Links一样优质的高尔夫球场,关键原因在于土壤条件。石楠丛土壤均是沙性类土壤,沙性类土壤具有很好的排水特性,因此,排水是导致高尔夫球场质量高低的重要原因。而从Links移植的野生翦股颖、细羊茅草仍然是建造冷季型高尔夫球场的最好草种。所以,从Links到石楠丛,高尔夫球场所用草种一直未变,所不同的是出现了专门繁殖培育这些草种的供货商。也就是说,在Links到石楠丛转变过程中,随着球场数量的增大,草种的需求也随之增高。野生翦股颖、细羊茅草从过去野生到现在出现专门培育扩繁,逐渐向人工培育方面迈进,当然,这种人工培育的作用是渐进性的。至今在英国本土,部分高尔夫球场所用草种一直是几千年自然选择遗留下来的优质天然野生草种。

    成功的球场范例证明:保证排水是维护高质球场的根本要求。Park、Abercromby、Colt和Fowler等设计师的球场设计和建造实践证明:除了在石南丛荒芜地上可建立令人满意的球场外,在其它地方照样也能建立高质量的球场。关键的问题是采取适当的球场建造技术,如场地的地形研究、土壤改造、排水、详细规划、场地监理和建造开始后的跟进等。他们的实践也同时证明:对于符合球场发展的自然地形可以在设计中充分利用。但是,如果该地无此条件,也可由人工进行创造。目前,包括欧、亚洲在内的大部分地区,为了保证沙性土壤条件,在内陆粘质土壤上铺设大量沙子建造球场就是受到Links、石楠土壤特质的影响。

    从1800至1900年是高尔夫球场进入现代阶段的初期。这一阶段高尔夫球场以极其缓慢的形式向世界各个国家发展,其发展轨迹为:苏格兰、英格兰、美国、印度、法国、南非、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和世界其它区域。

    早期的大多数球场是不成熟的或只有几个洞的球场。从苏格兰向更远的其它地区或国家扩散是处在不同的土壤、气候和地形下进行的。很快就面临各种问题如盲击、峭坡、下悬坡等。自然水塘和茂盛的灌木对击球造成了很大的干扰。然而,这些早期设计的球场均未能完成或接近苏格兰Links球场的标准,而且寿命不长。尽管高尔夫球场的延伸范围不断扩大,但在19世纪中期还未能被广泛性了解和拓展,即使在苏格兰也是如此。

    制约球场质量或寿命的关键与草种、地形有关。其中,草种不适应、退化、竞争性不强、病虫、杂草危害等是加速球场寿命很短的主要原因。另外,球场扩展加速也是质量不高的原因之一。

    早期Links球场的草坪管理数据不多。但是它与现代球场明显不同。过去由金雀花、滨草和湿地控制的沙丘植被构成合理的长草区,而梯和果岭则通过人工播种新草种。现代Links球场几乎不存在自然的野生植被区域。尽管苏格兰所有高尔夫球场的植被很多受到了人类的改造,但在这种环境中建造的高尔夫球场所生长的植被毕竟与内陆球场不同。频繁低剪的球道和覆盖着高草植物和灌木的沙丘长草区与内陆球场和高地球场形成极大的反差。19世纪后50年在高尔夫草坪保养方面有了一个很大的发展。当然最大的是高尔夫草坪管理人的专业知识的创造,即所谓的高尔夫草坪管理人的出现。

    苏格兰老球场是现代高尔夫球场草坪管理的先驱。具有明史记载的时间为1754年。Tom.morris1865年被任命为老球场第一任果岭管理人,即现在的高尔夫草坪总监。其后工作性质虽有变化,如作为职业球员、设计师、球童总监,但高尔夫草坪管理的工作一直持续到他在老球场去世为止。因此,Tom.morris是果岭管理人的开山鼻祖。球场果岭管理人的任命预示现代球场高尔夫草坪管理进入了中期高尔夫草坪发展阶段。

    由机械逐渐替代人工进行球场作业是现代球场中期高尔夫草坪管理出现的显著特征。首次果岭修剪机使用于果岭是在1849年皇家Aberdeen俱乐部。洞杯加上金属衬套是在1874年Grail高尔夫俱乐部。高尔夫草坪修剪机是1830年创造的,1830年以前全部用绵羊啃食草坪,直到10年后才使用到高尔夫球场上,但仍须绵羊参与草坪修剪。在机械修剪机使用前,大多数以翦股颖完成的内陆型球场只能在秋季、冬季和旱季打球,其它时间高尔夫草坪生长发育很茂盛。果岭浇水的做法是起源于1880年,1894年安德鲁斯高尔夫球场打了一口井用来灌溉果岭以确保水资源的稳定性。尽管果岭管理者进行了不懈努力,但是这一时期内陆高尔夫球场患上相似的病害。高尔夫草坪在夏季似岩石一样坚硬,冬季似粥状,果岭的辗压通常在Links球场是有益的,但在内陆球场证明不行。原因可能是粘性土壤。除了建造在Links上的球场外,1880年后期建造在英格兰、爱尔兰的球场整个均不适应高尔夫比赛,而且草坪技术,建造技术和设备均是十分简单落后,要修改现存的地形和土壤是不可能的。

    1920年后10年中已经有了球场保养和建造新技术的介绍。高尔夫草坪栽培技术、球道土壤和苗床平滑技术这时已非常普通。在那时以前,牧场常常修剪被用作球道之用。早前的庄稼地或森林被砍伐后被种上草籽并做成一定的坡度,然后果岭管理者留下来继续加工这些粗造区。1900年以前,建造球场采用马力人工,1920年修剪球道的多连剪草机已经发明,马力由机械代替用于果岭梯和球道区。果岭、梯、球道的灌溉系统在1920后10年中被引进。1950~1960年科学技术进一步发展,高尔夫草坪育种工作进一步提高,如杂交狗牙根、翦股颖都培育成功。一些草种更适合球场的保养管理。新肥料和杀虫剂也运用而生。高尔夫草坪繁殖和管理技术的研究工作进一步促进了球场管理的科学作业。事实上到了1950年,土壤学家已经弄明白了高尔夫草坪土壤中水分的移动规律并获得土壤紧实的原因。建造果岭的California法是由California大学发明的。1960年,美国高尔夫球协会(USGA)建造果岭的方法被介绍。1966年W.Daniel介绍了塑料层可保存水分的方法。1950年保养高尔夫球场的管理者被称作球场总监(Superintendent)。高尔夫草坪管理纳入了科学的轨道。1950年自动喷灌系统被引进,此时球道自动喷灌系统被广泛引用,这进一步增加了球场的质量和寿命。

    现代高尔夫草坪科学是一门专项研究高尔夫草坪在高尔夫土壤上如何生长发育并提供合理的竞技草坪的科学。这一科学最早开始于1885年美国康涅狄格洲奥尔科特高尔夫草坪公园。研究的内容是选育优良的高尔夫草坪草种。通过大量研究从而发现和首先肯定了翦股颖属和羊茅属的最优品种。1890年在罗得岛大学开始了高尔夫草坪的综合研究,并取得了许多实质性的结果,从此,在美国农业部有关人士的推动下,许多大学开始了高尔夫草坪的系统研究。


联系我们
南京盛甲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童卫路6号
电话:025-84399262

苏ICP备07000240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合作伙伴

微信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ylyh"
获得最新草坪除草、大树养护知识、产品快讯。

Copyright © 2014 南京盛甲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南京农业大学杂草研究室 版权所有